民间相传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任宰相胡惟庸是被蚊子咬死的,是真的吗?

3sczn5天前资讯174

大概是因为关于朱元璋的各种野史在民间流传甚广的缘故,才会有胡惟庸被蚊子咬死这样野趣十足的说法。

仅从朱元璋诛杀功臣的残暴手段讲,让蚊子咬死胡惟庸显然不符合朱皇帝的作风。

朱元璋到底是怎么干掉胡惟庸的呢?曾任朱元璋账前黄旗先锋的俞本,在永乐初年撰写的《纪事录》中,对诛杀胡惟庸的经过有详细的记录——

“是年(洪武十三年)······左丞相胡惟庸,右大夫陈宁,擅权坏法,俱伏诛于玄津桥,掘坑丈余,埋其尸,次日复出之,支解于市,纵犬食之。录其家资,以妻子分配军士,子弟悉斩之······上以应天府所属上元、江宁二县之民与胡惟庸为党,将男妇长幼悉屠之。”简单译读一下,胡惟庸死的相当惨,先是被押到玄津桥斩首,埋入丈余深的大坑里,第二天朱元璋觉得还不解恨,又命人将尸体挖出来,先在众目睽睽下肢解,然后纵犬吃掉。财产则全部没收入官,妻妾分配给军士,家中男性全部处死。

朱元璋杀人,除了诛族这样的常规残暴动作,经常还有肆意滥杀的时候。与胡惟庸关系密切的大批官员被诛杀就不说了,上元、江宁两县百姓因为与胡惟庸关系密切,朱元璋居然不分男女老幼,将两县百姓全部杀光,其凶残程度着实令人发指。

胡惟庸是个什么样的人?胡惟庸是安徽定远人,大明开国第一功臣李善长的老乡,严格意义上他算不上朱元璋的开国功臣,他于龙凤二年(公元1356年)才投奔到朱元璋帐下。

说到胡惟庸发迹,一般都说他是靠两百两黄金贿赂李善长,得到后者的庇护提拔,从此平步青云。

但透过现象看本质,胡惟庸发迹还是有属于他自己一套道理的。首先,他天然地是淮西集团的一份子,跟李善长的关系又极近极好,这一点让他获得了发迹所需的最重要资格;其次,胡惟庸的才干和钻营功夫都是超乎常人的,这让他在大明建国初期很容易崭露头角、施展拳脚;最后,胡惟庸和朱元璋的性格很像,“为人雄爽有大略,且阴刻险鸷,众多畏之”。性格决定行事风格,这一点决定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朱元璋是欣赏器重他的,而他也能将之转换为“一人之下万人之上”的权势。

正因为这些,胡惟庸在大明官场上升迁的速度几乎是火箭式的,洪武六年,被朱元璋提拔为右丞相,洪武十年更进一步,一举拿下左丞相大位。

但皇权和相权历来是互相倾轧的,加之这一君一相在性格上又相似相克,所以说,从一开始,胡惟庸的最终命运就已经注定了。

胡惟庸到底谋反没谋反?如果没有,他在这场君臣博弈中又干了什么?有一个说法很有意思,既然胡惟庸好揽权,爱专断,做事大刀阔斧,不避锋芒,那朱元璋为什么还要让他在丞相大位上一干就是七年,严重影响他的帝王集权?

一种说法是,事态都是逐步恶化的,朱元璋需要逐步意识到危害性、危险性,然后再采取废杀之举。

另一种说法很有阴谋论的味道,朱元璋早想废除延续千年的丞相制度,但因阻力太大,他需要在这个位置上安置一个让朝堂上下“深恶痛绝”的靶子,而胡惟庸就是最理想的靶子,因此他和胡惟庸之间的博弈本质上是一场“养恶以用”的帝王权谋游戏。

人一旦嗜权,往往就会失去对外界的警惕和对自身的警醒,胡惟庸在丞相大位上的擅权之举就是个典型。

对待异己,此人不仅敢打击铲除,而且会打击铲除。

明初丞相杨宪被治罪处死,被后人比作诸葛亮再世的刘伯温被疑似毒杀,这里都有胡惟庸暗下黑手的影子。

而当这些最具威胁的政敌、异己被逐一打击铲除掉之后,胡惟庸变得越发地骄纵张狂、有恃无恐。

朱元璋打击他,进而废丞相的举动正是从这个阶段开始的。

但朱元璋首先祭出的不是屠刀,而是政治手段。

洪武九年,朱元璋“改行中书省为承宣布政使司······悉罢行省平章政事左右丞等官,设布政使一员”,又增改按察使司、都指挥使司,各司对六部和皇帝负责。

如此,中书省便失去了实权,丞相的权利也因此被大为削弱。

还没完,洪武十一年三月,朱元璋又下诏,“命奏事毋关白中书省”,实际上就等于夺走了丞相的行政实权。

史家认为,这是朱元璋欲对胡惟庸下手的信号。

这些,胡惟庸不可能没有察觉,他是非常熟悉朱元璋嗜杀本性的,那问题来了,这时他是坐以待毙呢,还是铤而走险,奋力一搏呢?

照胡惟庸的性格,铤而走险、奋力一搏的心理他多半是会有的。但要把这种心理发展成谋反之实,不仅需要巨大的勇气,也需要一些时间。

基于此,在朱元璋围猎他的时候,他应该还没到谋反的份上,而是在极力地拉帮结派,稳固自己的势力,以图达到朱元璋想动他而动不了的效果。

于是这就有了他暗中勾结吉安侯陆仲亨、平凉侯费聚,又与御史陈宁在中书省“阅天下军马籍”,下令都督毛骧找来卫士刘遇贤和亡命徒魏文进做心腹,以及派明州卫指挥使林贤下海勾结日本人,遣元故臣封续致书元嗣君脱忽思帖木儿,当然还有寻求李善长暗中支持等一系列“大逆”之举。

而朱元璋在博弈的过程中,却很是从容有章法,一点点地挤压,乃至最后举起屠刀。

先是抓住胡惟庸儿子坠马而死,胡惟庸滥杀无辜行严厉手段;接着又拿刘伯温之死以及胡惟庸一些擅权把柄来大做文章;到洪武十三年,在一片肃杀气氛下,终于有人站出来检举揭发胡惟庸有“谋逆之事”。

至于胡惟庸诡称家中水井中涌出吉泉,邀请朱元璋临幸,进而借机弑君篡权的说法,则是经不起推敲的野史传闻。

但不管怎么讲,即便胡惟庸没有谋反之实,但谋反之心多半是有的。

也正因为如此,朱元璋对他的怨怒之气才会那么重,斩首埋坑里了还不解恨!